笔趣谷 > 美食诱获无弹窗全文阅读 > 美食诱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695章 毒婆欲霸武林心够大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百里良骝继续说出这里的奥秘:“因为这是一个幻阵,所以才会有同样的桃花幻象。”
  “幻阵!阵法!”
  东方彩红大惊失色。
  她虽然不懂阵法,但她也有所了解,而且她所在的昆仑派中,就有阵法。
  可是那些阵法,都比较普通,并无太大作用。
  但眼前这个阵法,竟然能形成如此巨大的幻象,这绝对是非常高深的阵法。
  “果然不愧是二点原的入口,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幻阵守护。”
  东方彩红喃喃道。
  紧接着,她就发现事情有些棘手。
  被困在这幻阵之中,别说寻找二点原,就连如何脱身,也是个问题。
  她把目光投向了百里良骝,问道:“现在怎么办?”
  百里良骝倒是想小心赵家,可他和赵家早就结成仇怨,想小心都来不及了。
  见二人发笑,淼蔺君面露不解之色。
  不过事情涉及到二点原,百里良骝二人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三人又聊了一会,百里良骝通过东方彩红和淼蔺君的谈话,了解了一点古武界的事情。
  眼看太阳西斜,淼蔺君似乎想起了什么。
  拱手道:“百里兄弟,东方姑娘,我还有事,就不多陪二人。
  “今日之事,多谢二位相助,我淼蔺君欠你们一个人情。
  “还有这位小兄弟,虽然年轻,表现不凡,我祝你前途无量。
  “同时,你蔺君叔叔给你一个承诺,以后有事找我,我一定帮你。
  “就像今天你帮我一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来日方长,有缘再见,就此告辞。”
  话音一落,淼蔺君没有拖泥带水,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丛林之中。
  等淼蔺君离去,百里良骝笑道:“这个蔺君倒是个妙人。”
  东方彩红点头道:“淼蔺君为人正直,的确是个可以结交的人。”
  拾花鲜生道:“师父、小姨,那人说了,以后我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真的可以?”
  百里良骝说:“当然,他是一个诚实的人,说话算数,不过帮忙是帮忙,深交是深交。
  “这二者不一样,等你长大,要自己体会,分别情况掌握。”
  百里良骝转头看向东方彩红:“对了,淼蔺君到底是什么来历?”
  东方彩红道:“他的身份可不一般,他是淼家当代家主的儿子,淼家的大少爷。
  “只要他不死,按照他现在的状况,以后肯定会进阶先天。
  “到时候,他是要继承淼家家主之位的。”
  百里良骝不了解古武界的情况,疑惑道:“淼家?很厉害吗?”
  “当然厉害。”
  东方彩红看了眼百里良骝,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淼家十分庞大。
  “是古武界中最强大的家族。
  “不过淼家经历了一些事情,现在整体实力衰落了一些。
  “但即便如此,淼家依旧是最顶尖的古武家族之一。
  “而且最近淼家已经稳定下来,接下来,淼家必然励精图治,重返巅峰。”
  百里良骝笑道:“听你这意思,你似乎很推崇淼家呀?”
  东方彩红也不掩饰,直言道:“淼家家训严格,淼家人都十分正直善良。
  “在古武界的声誉非常好,而且他们和昆仑派也交好。
  “我作为昆仑派的弟子,自然推崇他们。”
  百里良骝道:“你唾弃赵家,亲近淼家,这是不是意味着昆仑派的态度?
  “看来,古武界,也是形势复杂呀。”
  一边说着,突然,百里良骝脑子里想到了淼水柔。
  她也是姓淼,来历古怪,难道……
  如此一想,他立刻向东方彩红问道:“淼家有没有一个叫淼水柔的女孩?”
  “淼水柔?”
  东方彩红摇了摇头,道:“没听过这个名字。”
  百里良骝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破解这个阵法。”
  “什么,你知道如何破解?”
  东方彩红惊呼一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百里良骝。
  不由高声问道:“如此高深的阵法,你竟然能破解?”
  高深?
  听到这话,百里良骝心头不禁觉得好笑。
  这个阵法,在他脑子里已经开启部分的中,就有详细的记载。
  不好意思,属于最初级的阵法之一。
  此阵别说高深,连复杂也说不上,顶多也就比入门级的小聚灵阵强了那么一点点。
  估计是那个李大真人随手所为,阻碍一下平民百姓,凡夫俗子。
  毕竟对他们来说,还是不要深入为好。
  虽然百里良骝不能布置这个阵法,但想要破解,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看样子,即使是古武界,对阵法也不甚了解。
  “如果他们知道我的鸳鸯楼是一个小聚灵阵,只怕会闹翻天吧?
  “不过,他们知不知道什么是小聚灵阵,也是个问题。”
  百里良骝心头暗道,越发觉得强大。
  回过神来,他对东方彩红道:“这个阵法叫做九宫幻阵。
  “这里总共分为九个区域。
  “只要我们按照一定的顺序,依次经过九个区域,便可破解此阵。”
  “九宫幻阵!”
  东方彩红念叨了一句,她却是从没听说过这个阵法。
  她皱眉道:“可是,要按照什么顺序,我们怎么知道?”
  百里良骝道:“根据布阵之人的手段,会有不同的顺序。
  “不过既然是阵法,就有规律可循,只要找到规律就可以了。”
  东方彩红深深地看了眼百里良骝,道:“看样子,你是知道如何破阵了。”
  “正巧研究过这个阵法。”
  百里良骝笑了笑,迈步往前走。
  道:“跟上我,可别走丢了,不然你就会永远迷失在这个九宫幻阵之中。”
  东方彩红可不想迷失于此,她赶紧跟上了百里良骝。
  拾花鲜生不用叮嘱,他已经习惯成自然,师父去哪他就去哪,萧规曹随。
  百里良骝脑中浮现出九宫幻阵。
  按照图中注释,他结合到眼前的九宫幻阵之上,很容易就在找到了桃花林中的规律所在。
  阵法本是很深奥的一门学问,其深奥的很重要一个侧面,就是它们没有止境。
  百里良骝思考过,自然界其实就是各种阵法的显现,小到一个微生物,大到整个宇宙。
  你就说说是你懂终极的两端呢,还是懂中间的任何一个?
  通过思考阵法,百里良骝也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这是长话,现在百里良骝顾不上说,必须面对眼前这个不复杂的九宫幻阵。
  如果走错一步,就复杂了。
  其实九宫幻阵并不难,否则也不会让百里良骝如此轻松就得到其规律。
  既然发现了规律,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他沿着林中小径前进,不时左拐右拐。
  看似盲目,如同瞎子摸象一样,其实是按照了一定的顺序前行。
  有的时候,他还会从树丛间穿过,直接走到旁边的小道上,再继续前进。
  显然是缩短了路程,节约了时间。
  东方彩红将信将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拾花鲜生不离二人咫尺距离。
  三人这一走,就走了三个多小时,一直没停过。
  东方彩红望了眼四周,发现周围的景象还是没变。
  不禁问道:“这地方未免也太大了,还要走多久?”
  “快了,马上就要走出阵法了。”
  百里良骝回头对东方彩红笑了笑,继续朝前走去。
  他看向前方,前面一处拐角,便是这座九宫幻阵的生门。
  经过之前的路径,最后走到生门,便可破阵。
  一切的幻象就会化为乌有。
  百里良骝走到生门上,刚刚站定,眼前的景象顿时变幻。
  美丽的桃花林消失不见,周围只剩下一片齐腰深的灌木。
  灌木参差不齐,大多枯萎,哪里有半分桃花林的美观,和一般的荒山野岭没有任何不同。
  灌木丛中,树立着十六块三米高的石头。
  石头模样各不相同,看起来毫无规律。
  不过石头的排列却非常整齐,四排四列,每相邻的两块之间,间隔十米。
  如果把这些巨石连接起来,便是一个大的正方形。
  并且相邻之间的四块石头,会形成小的正方形区域。
  总共就是九个小型正方形宫格。
  每块石头上,又镌刻了不同的纹路,看似风沙侵蚀,自然形成,其实是有意为之。
  九宫幻阵,便是由此而来。
  此刻,东方彩红还没走出幻阵。
  她见百里良骝站在桃花林中小径拐角处不动。
  却还不知百里良骝眼前的景象,已经和她看到的完全不同。
  她问道:“干嘛不走了?”
  百里良骝收回观察四周的目光,看向东方彩红.
  招手道:“我站的此处为九宫幻阵的生门,只要你走过来,这阵就破了。”
  “是吗?”
  东方彩红目光一亮,朝前走去。
  当她走到百里良骝身边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变幻,她张大了嘴巴.
  无比惊异眼目所见的变化,惊叹于九宫幻阵的神奇。
  沉默了一会,东方彩红感叹道:“这九宫幻阵太神妙了。
  “此地顶多只有一千多平米,却造成一望无垠的桃花林幻象。
  “而且我们在里面走了几个小时,竟然一直被困在里面。”
  百里良骝道:“这阵法只有迷幻的效果,并没有攻击性。
  “只要做出一些改变,九宫幻阵就会变成九宫杀阵。
  “如果这是九宫杀阵,想要破阵,可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九宫杀阵,那又是什么?
  东方彩红眼中满是好奇,她发现百里良骝懂的实在太多了。
  她看了眼九宫幻阵,只见其中有几具人类的骨骸。
  还有几个其他动物的骨骸,应该是误闯了幻阵,最后被困死在了里面。
  此地非常难找到,百里良骝等三人也是根据地图指引,这才到了此地。
  这么多年来,只有这么点人或动物误闯进来,困死于此。
  真是够倒霉的。
  而误闯的人当中,也就那个捕鱼的“武陵人”安全离开。
  但想要再回到此地,他又哪里找得到。
  所以没有地图,就别想进入山谷。
  就算进入山谷,也得破解九宫幻阵才行。
  那座九宫幻阵挡在山谷入口处,只要一到此地,便会陷入幻阵之中。
  不懂破解之法,十有七八得困死其中。
  东方彩红把地图拿出来看了眼。
  对百里良骝道:“地图上并没有标注有九宫幻阵。
  “看来留下地图的人,似乎并不想太多人进入二点原。”
  “也许吧。”
  百里良骝不置可否道。
  他心里则是暗想,九宫幻阵这种入门级的阵法,李大真人根本没当回事。
  当然不会在地图上做标注。
  因为在李大真人眼里,这阵法几乎相当于不存在。
  三人盯着九宫幻阵看了一会。
  拾花鲜生说:“师父,我也要学习阵法,能够和师父一样,破阵易如反掌,从此天下去得。”
  百里良骝笑道:“你是我徒弟,我会的,当然都要教你,难道我死后带走没有传人?”
  拾花鲜生感谢道:“谢谢师父。”
  百里良骝招呼东方彩红:“走吧,别看了,短时间是看不出结果的,前面就是二点原入口了。”
  说完,他往前走去。
  东方彩红跟上百里良骝,看着百里良骝的背影,她心里难以平静下来。
  释放强大剑气的黑光断剑,堪比先天境的超快速度,对阵法的了解,都是非比寻常。
  百里良骝似乎无所不能,身上藏着无尽的秘密。
  “他到底是谁?”
  东方彩红心里,对百里良骝充满了兴趣。
  走出九宫幻阵,此时两人所处的山谷,并非刚才桃花林中所看到的那么广阔。
  而是一处狭长的深谷,宽度约有二十来米。
  深谷两面的山壁朝中间倾斜,上方差半米,两面山壁就要合拢。
  仅留下了一条线,能够看到天空。
  阳光从山谷缝隙照射下来,在谷底形成一道光亮的直线。
  并且随着太阳的移动,光线也会随之横向移动,看起来很是有趣。
  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朝前走去,按地图所描述,山谷尽头,便是二点原的入口所在。
  哗啦啦啦……
  水流的声音响起,百里良骝等三人看向前方。
  只见水流从山谷墙壁暗渠之中冲出,形成宽度十几米的瀑布。
  那瀑布犹如匹练,水珠晶莹,光彩夺目。
  瀑布下方,是一个碧波荡漾的深潭。
  深潭将山谷尽头占据,形成一个半月的形状。
  瀑布的水流湍急,速度很快,从百米高处降下,冲击在深潭之中,溅射起巨大的水花。
  深潭水面不涨不减,光有瀑布落下,却不知这些水,流向了何方。
  山谷上方照射下来那道直线阳光,投映在瀑布、深潭之上。
  两边黑暗,中间一道光亮的线条,仿佛是把景象切成了两半。
  如此景观,看得东方彩红啧啧称奇。
  “真是奇妙,这就是二点原入口吗?”
  东方彩红惊叹一声,拿出地图一看,此刻她所在的位置,正是二点原入口。
  她看向百里良骝:“莫非那面瀑布,就是二点原的大门,瀑布后别有一番景象?”
  此刻一有问题,她就询问百里良骝,仿佛百里良骝无所不知。
  百里良骝盯着眼前景象看了一会。
  沉声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二点原入口应该在深潭之下。
  “不过眼前这景象有些古怪,很可能是一个阵法。
  “得进入瀑布后面,才能确定。”
  话音一落,百里良骝往瀑布跳过去,身影淹没的水流之中。
  冲入瀑布,消失不见。
  “进来吧。”
  瀑布里传来百里良骝的声音。
  东方彩红没有迟疑,拉着拾花鲜生,也一跃跳入了瀑布之中。
  瀑布后面,别有洞天,是一个二十平米的小洞穴。
  周围黑乎乎的一片。
  百里良骝手里拿着电筒,正在看着洞穴前方正中央的位置。
  那里有一个直径半米的圆盘,不,严格来说,应该是铜镜。
  铜镜打磨得非常精细,里面的倒影没有丝毫扭曲。
  能够完整呈现出正常比例的景象来。
  铜镜悬挂在两米高的位置,所朝的方向是倾斜往下。
  如此布局,着实奇怪,肯定是有所用意。
  东方彩红满头雾水,正欲询问,百里良骝却已是先开口。
  凝声道:“真没想到,居然是逆向锁门阵。”
  “逆向锁门阵?”
  东方彩红皱了下眉头,一脸茫然。
  之前是九宫幻阵、九宫杀阵,此时的逆向锁门阵,是百里良骝说出的第三个阵法。
  东方彩红依旧没有听过。
  她真不知道百里良骝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怎么什么都知道。
  比昆仑派的那些老师傅还厉害。
  百里良骝手里举着电筒,朝着铜镜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下。
  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点头道:“果然是逆向锁门阵。”
  说完,他又看了眼石壁四周,然后回头看向东方彩红。
  东方彩红见百里良骝盯着自己,连忙转过身背对百里良骝。
  运转真气,很快就将衣服蒸干。
  “注意你的眼睛。”
  东方彩红冷声警告了百里良骝一句。
  为了掩饰害羞,她立刻转移话题。
  问道:“怎么样,我们能不能进入二点原?”
  百里良骝道:“二点原的入口就在深潭之下,不过我们要进去,却是不行。”
  “为何?”
  东方彩红问道。
  百里良骝指了指悬挂在石壁上的铜镜。
  解释道:“铜镜和瀑布、深潭,还有从山谷缝隙中照射下来的阳光。
  “组成了一个逆向锁门阵。
  “也就是说,二点原入口是一道门,我们无法将门打开。
  “只有二点原里的人通过特殊的方式,门才会开启。”
  “怎么个特殊?”
  东方彩红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百里良骝道:“瀑布不断往下流,深潭中的水位却没有上升.
  “这是因为通过阵法,水都转移到上方,然后形成瀑布又流下来,如此循环。
  “二点原中有控制阵法的阵盘,在某个时间节点,阵盘会自动开启,调整阵法。
  “届时深潭的水位上升,水不再转移,瀑布就会断流。
  “瀑布断流,瀑布后面的这个洞穴就会暴露出来。
  “那道呈现为一条线的阳光,将会照射在悬挂在石壁的铜镜上。
  “铜镜倾斜朝下,反射阳光在深潭上,与照射在深潭表面的直射阳光相重合。
  “这时,逆向锁门阵开启,外界的人跳下深潭,就会进入二点原。
  “而二点原中的人,也可以从里面出来。”
  听完,东方彩红皱了下眉头:“这么复杂。”
  百里良骝道:“这个阵法比九宫幻阵高明很多,借助整个地理环境来布阵.
  “开启也需要各种情况吻合,的确有些复杂。
  “不过二点原这种地方,有此阵法作为门户,也在情理之中。”
  东方彩红问道:“那你有没有办法,开启此阵?”
  百里良骝苦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这座阵法,必须二点原内部的阵盘启动,阻断瀑布,才会开启门户。”
  “这么说,我们到了门口,却进不了门?”
  东方彩红脸上露出不甘之色,沉声道:“我们硬闯,破坏掉整个阵法呢?”
  破坏阵法?
  呵呵,恐怕只有李大真人有那个本事。
  不过当年李大真人进入二点原,应该并没有破坏阵法,而是用了某种神妙的手段。
  百里良骝思索了下,对东方彩红道:“阵法只要开启,就有自我防护的作用.
  “越强的阵法,防护力越强。
  “这个逆向锁门阵,不是蛮力可以破坏的。”
  说着,他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石壁上的铜镜扔了过去。
  石头在即将触碰到铜镜的刹那,铜镜闪烁淡淡的光芒.
  石头顿时变成了齑粉,犹如受到了十倍重力,粉末垂直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
  虽然没有伤害到百里良骝二人,但其汹涌霸道的威势,还是令人心惊不已。
  见此,东方彩红明白,想要强行破阵,是不可能的了。
  她问道:“我们怎么才能进入二点原?”
  百里良骝耸了耸肩,无奈道:“只有等到了相应的时刻.
  “或者里面的人开启阵盘,逆向锁门阵启动才行。”
  “相应的时刻,什么时刻?”
  东方彩红问题不断。
  百里良骝耐心解释:“那个时刻是布置阵法的人设置,我又哪里知道。
  “过逆向锁门阵,最短的开启周期是六十年。”
  “六十年,这么久!”
  东方彩红面露苦色,沉吟道:“我们不知道二点原上次开启是何时.
  “又怎么知道哪一年是下一次开启的时刻。
  “至于等里面的人开启阵盘,这就更是无法确定的事情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虽然他们找到了二点原入口,可是眼前的情况,却相当棘手。
  思索片刻,百里良骝对东方彩红道:“看样子,我们只能暂时离开了。”
  “真是遗憾,明明到了门口,却进不去。”
  东方彩红摇头叹道。
  “我布置点东西,咱们就走。”
  百里良骝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物品.
  他将这件东西固定在深潭旁边,打开之后,上面闪烁着红色的指示灯。
  他又连接了一条线,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些零件。
  把这些零件组装之后,是一个脸盆大小的信号发射器。
  把信号发射器和深潭旁的零件连接之后,他拍了拍手上的灰.
  对东方彩红道:“搞定,走吧。”
  东方彩红一脸狐疑地看着百里良骝:“你弄的是什么?”
  百里良骝道:“那个黑色的东西,是声呐接收器.
  “此刻瀑布冲击下来,水流的声音很大,声呐接收器就会闪烁红灯。
  “当逆向锁门阵开启,瀑布断流的时候,水流声音消失,声呐接收器就会闪烁绿灯。
  “绿灯亮起,信号发生改变,就会通过那个小型发射器发送给太空中的卫星。
  “然后我的手机会接受到信号,到时候我就知道门户开启,可以进入二点原了。”
  听到这话,东方彩红有种自己是文盲的感觉。
  又是阵法,又是高科技。
  这个世界上,有百里良骝不懂的东西吗?
  而且他还能融会贯通,这简直太强大了。
  东方彩红看着百里良骝布置的东西,啧啧道:“百里良骝,你怎么什么都会?”
  百里良骝笑道:“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吗?”
  “什么人?”
  “天才。”
  听到这个回答,东方彩红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看了眼百里良骝的监视设备.
  问道:“就算你接收到了信号,到时候再赶来这里,还来得及吗?
  “二点原的大门会不会关闭?”
  百里良骝道:“逆向锁门阵每次开启,会有四十九天的时间,完全足够了。”
  东方彩红点了点头,又担心道:“不过,你的东西会不会没电?”
  百里良骝道:“这你放心,声呐接收器是震动发电.
  “瀑布冲击下来,产生的轻微震动,可以不断为其提供电源。
  “至于信号发射器,只有在绿灯亮起,信号改变的时候,才会唤醒.
  “也不用担心电力的问题。”
  听到这里,东方彩红是彻底地服了百里良骝。
  这一路上,似乎就没百里良骝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论什么问题,他总是能想到办法。
  东方彩红沉默了下,正色道:“百里良骝,我很佩服你。”
  百里良骝眉毛一挑,坏笑道:“你不会是看我长得帅,想要追我吧?”
  “你想得美。”
  东方彩红撇了撇嘴,转身就朝山谷外走去。
  两人经过九宫幻阵的时候,再次陷入了幻境。
  虽然是第二次,东方彩红还是惊叹于眼前出现的景象.
  那漫无边境的桃花林,无论视觉、触觉、嗅觉,完全和真的没有任何差异。
  三人走出九宫幻阵,沿着来时的路,继续往回走。
  东方彩红一边走,一边对百里良骝说道:“虽然没有进入二点原,但还算没白跑.
  “至少知道了入口所在,也见识了两个强大的阵法。”
  “到时候我收到二点原开启的信号,我就联系你,咱们一起去二点原。”
  百里良骝摸出手机,道:“对了,我还没你的手机号码。”
  东方彩红抿嘴一笑:“你向女孩子要电话的方式,倒是挺一本正经的。”
  百里良骝嘿嘿一笑,很不要脸道:“那是当然,你这样的美女,我可是一定要留电话的。”
  看着百里良骝笑嘻嘻的样子,东方彩红无语道。
  “你说你堂堂抱元境,实力高强,又精通各种知识,怎么就没有一点高人的样子。”
  百里良骝笑道:“我可算不上高人,更何况,高人一定要整天板着个脸吗?”
  东方彩红接过百里良骝的手机,输入自己的手机号。
  搞完这个,东方彩红抬头道:“高人的确不是整天板着个脸,但大多数都很正经。
  “不会像你这样说话不着调。”
  说到这,东方彩红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一亮。
  道:“不过我有个师伯,实力非常高强,为人却吊儿郎当,特别有趣,跟你差不多。”
  轰隆隆……
  东方彩红话音刚落,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声响,仿佛山峰崩塌了一般。
  紧接着,一道正气凛然的声音,从山林之中传来。
  “鹟莺,你如此歹毒,竟然残害婴儿,天理不容,今天我必杀了你,为民除害。”
  “哈哈哈,蔺君小儿,你虽然有些本事,但想要对付我,还差了点。”
  这道声音是个女人,很低沉,语气非常阴毒,透着邪性。
  “哼,你进入华夏领土,为非作歹,人人得而诛之。
  “就算今天我杀不了你,华夏也有其他人能灭你。”
  “愚蠢,今天我就先杀了你,看你们华夏人能奈我如何。”
  两人斗了几句嘴,只听丛林中发出簌簌的声响,一道身影冲天而起,落在了树丛之上。
  百里良骝朝那边看去,只见那人年约三十左右。
  是名男性,剑眉星目,面容正气。
  身着一袭蓝色长衫,颇有几分武道宗师的架势。
  此人应该就是另一人口中所称的“蔺君”。
  紧随其后,又有一名身材矮小的老婆子冲上了树顶。
  这老婆子左眼只有眼白,鼻子很大。
  脸上坑坑洼洼,模样很恐怖,整个人透着凶戾之气。
  陡然间,两人交上了手。
  砰轰。
  战斗的动静非常大,强大的能量波动,震得周围的树丛荡漾开。
  犹如往鱼塘中扔进去了一颗石头,树叶组成了一圈圈涟漪。
  树丛中的鸟儿受到惊吓,叽叽喳喳地飞了起来。
  突然,不知鹟莺使了什么法子,蔺君脚下的树木轰然倒塌。
  他丝毫不惊,借力在树上弹射而起,手中长剑挥舞,攻向鹟莺。
  鹟莺的独眼中透着阴毒,只有眼白的眼睛,更是阴森无比。
  眼看蔺君攻到了近前,她双手往前一甩,袖子里飞出十几条毒蛇,朝着蔺君缠绕过去。
  蔺君面色一变,手中长剑抖动,瞬间绞杀十几只毒蛇。
  为了防止鹟莺后续攻击,他腰腹发力,空中转了个圈,落在了旁边一棵树上。
  见那老婆子鹟莺用蛇,百里良骝眉毛一挑。
  对东方彩红道:“我们之前遭遇的蛇群,应该就是这老婆子的。”
  东方彩红面露凝重之色,沉声道:“此人是南洋毒师!
  “虽然本身只有炼真的境界,但擅长使用蛇虫鼠蚁各种毒物,在南洋的名头很大。
  “不过她真正有名,是因为她十分歹毒,曾经用孕妇的肚子养毒物。
  “至于杀害孩童,更是常有之事。
  “真没想到,她竟然进入了华夏境内。”
  闻言,百里良骝冷声道:“此人竟然如此狠毒,果然如那蔺君所言,人人得而诛之。
  “想必之前我们遭遇的蛇群,以及那只血鳞蟒,她就是要用来对付这叫蔺君的男子。”
  说着,百里良骝转头看向东方彩红,问道:“对了,你知道蔺君是谁吗?”
  东方彩红道:“没见过本人,但听过其名号。
  “他的全名是淼蔺君,是古武世家淼家的后人,背景十分强大。
  “难得的是,他为人十分正直,行走天下,惩恶锄奸,在古武界有非常大的名气。
  “不过此人遵循传统,太循规蹈矩,古板且不知变通。
  “对善恶特别分明,只要稍有劣迹,他都会十分嫉恨。
  “许多人不喜欢他。”
  “这倒是个妙人。”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潜伏树林之中。
  低声对东方彩红道:“走,过去帮忙。”
  东方彩红愣了下,连忙跟上,道:“你竟然喜欢多管闲事,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百里良骝拍了拍胸脯,正色道:“我可是出了名的恶人克星。
  “那个鹟莺歹毒之极,我当然要除此大恶。”
  看着百里良骝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是罪恶克星,东方彩红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就不能正经点。”
  百里良骝飞速朝前方战圈靠近,回头笑道:“我很正经好不好,非常正经。”
  正在百里良骝二人悄悄靠近的时候,淼蔺君和鹟莺的战斗进行得如火如荼,打得难解难分。
  淼蔺君是抱元中期,功力扎实,剑术卓绝,一身战力强横无匹。
  鹟莺虽然炼真,但她手中拥有各种毒物,蛇、蛤蟆、蜘蛛……
  往往不经意间,就有一只毒物攻向淼蔺君。
  严格来说,淼蔺君的对手,不是鹟莺,而是鹟莺养的毒物。
  麻烦的是,鹟莺的毒物实在太多,层出不穷。
  总是从刁钻的方向攻向淼蔺君,让淼蔺君陷入困境之中。
  一时间,淼蔺君警惕四周,不敢攻向鹟莺本身。
  因为他不知道,下一刻哪里会蹿出一只毒物来。
  “哈哈哈,蔺君,你竟然敢追杀我,真是不知好歹。
  “死亡,将是你最后的下场。”
  鹟莺站在一棵树上,阴冷地大笑起来。
  “罪恶永远无法战胜正义,我死了,还有别人惩罚你。”
  淼蔺君悍不畏死,大吼一声,一剑劈死身前的一只蜘蛛。
  身形一动,朝着鹟莺冲了过去。
  鹟莺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意,冷声道:“愚蠢。”
  她话音一落,只见一只手臂粗细的大蟒蛇,从树丛中蹿出,直奔淼蔺君的腿部。
  “哼,雕虫小技!”
  淼蔺君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往下斩出,那条大蟒蛇被他切成了两半。
  他去势不减,直奔鹟莺。
  岂料,那大蟒蛇一死,紧随其后,淼蔺君身下树丛之中腾起上百只毒物。
  其中有蛇、蜘蛛、蜥蜴、蛤蟆、蜈蚣,全是剧毒之物。
  如此多的毒物,也不知鹟莺怎么带到了华夏来的。
  而且能驱使这些毒物,倒是她的一番本事。
  淼蔺君此刻身处空中,毒物从下方蹿出,将他密布包围。
  他无处借力,根本没法躲避。
  显然,老毒妇鹟莺,是故意引诱他腾空攻击,然后让暗藏的毒物围攻他。
  一时间,淼蔺君陷入了危机之中。
  不过他也是个凶悍之人,脸上没有丝毫惧色。
  使出强大剑术,长剑急速刺出,每一次都能点在一只毒物上,将毒物杀爆。
  空中,血液飞溅,尸体坠落。
  但上百只毒物,实在太多,淼蔺君剑法不凡,却也不能做到瞬息百剑。
  一只红色白环的毒蛇,缠绕在了淼蔺君的腿部。
  张开并不大的嘴巴,嘶地吐了下信子,咬向他的小腿。
  于此同时,其他存活下来的毒物,也纷纷扑向淼蔺君的身体。
  此时此刻,淼蔺君似乎已经无力回天,终将葬身众毒物之口。
  “哈哈,死吧你!”
  鹟莺狰狞大笑,兴奋不已。
  而就在这刹那间,突然,剑芒闪过。
  刷。
  那只咬向淼蔺君小腿的蛇,被斩断了头,脑袋飞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它合拢了锋利的毒牙。
  “咦,还有人?”
  鹟莺面露意外之色,目光看向淼蔺君下方树丛,眼中充满了狠毒。
  紧接着,两把剑从淼蔺君下方的树丛中钻出,刷刷刷几剑,把攻向淼蔺君的毒物尽数斩杀。
  千钧一发,淼蔺君幸免于难。
  他落在树顶,看向了从树丛中出现的一男一女。
  脸上露出感激之色,郑重道:“多谢二位相救。”
  刚才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要死在鹟莺的手下。
  却没料到突然出现援兵,保住了性命,他哪有不感谢眼前二人的道理。
  他打量着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这一男一女俊逸非凡,气质出众。
  而且,还是抱元境!
  顿时,淼蔺君的的眼中闪过惊喜的神采。
  这荒山野岭的,他倒是没想过,随便出现的两人,竟会是抱元高手。
  见淼蔺君道谢,百里良骝拱了拱手:“客气了。”
  淼蔺君也不问百里良骝二人姓名,指了指鹟莺。
  沉声道:“那老太婆是南洋来的魔头,擅长驱使毒物,杀人如麻,十分可恶。
  “今日还请二位援手,和我一同将这老毒婆斩杀!”
  东方彩红目光看向鹟莺,握紧了手中利剑:“如此毒婆,理应诛杀。”
  “我是恶人克星,专杀坏人。”
  百里良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追风剑挽了个剑花,剑指鹟莺。
  淼蔺君见百里良骝二人伸出援手,他热血沸腾。
  兴奋道:“哈哈,有二位相助,此毒妇必死无疑。”
  鹟莺见三人交谈,她则是在一旁观察,此刻她已是看出了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的境界。
  这二人,居然是抱元中期。
  不过,她并没有丝毫畏惧。
  她手下有成千上万的毒物,三名抱元境,她还能应付得过来。
  只要不被近身,对方就别想打败她。
  而且此刻,她心头愤恨不已,因为她怀疑自己那条血鳞蟒,就是被刚刚出现的二人所杀。
  她阴毒的眼神锁定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
  阴徹徹地问道:“我那条血鳞蟒,是你们杀了的?”
  东方彩红正欲回答“是”,百里良骝抢先说话。
  “什么血鳞蟒,你是说那条浑身红彤彤,脑袋扁扁的蛇?”
  鹟莺激动道:“对,就是那条蛇。”
  百里良骝剔了剔牙,一脸玩味道:“你是说那条蛇呀,被我们扒皮烧吃了。
  “虽然是毒蛇,但那肉可不是一般的鲜美,好吃到爆。”
  鹟莺身体一颤,愤怒到:“什么,你把我的血鳞蟒吃了?”
  “啊,那是你养的呀?”
  百里良骝故作惊讶,然后嘿嘿一笑,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你的蛇了。”
  “你……你……哇哇哇……”
  鹟莺气得哑口无言,目呲欲裂,疯狂地哇哇直叫,脸部涨得通红。
  见此,东方彩红和淼蔺君都是笑了起来,对百里良骝竖起了大拇指。
  鹟莺喘着粗气,狠狠地盯着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
  “我千辛万苦找到一只血鳞蟒,聚集了千万条蛇,居然被你们把血鳞蟒给吃了。
  “你们犯下滔天大错,我要杀了你们两个,炖汤喝。”
  “不过是条蛇而已,大不了我送你一条。”
  百里良骝瞥了撇嘴,见鹟莺气得嘴角抽搐,他竖起两根手指。
  正色道:“怎么,嫌一条不够?那我送你两条?
  “我认识一个卖宠物蛇的老板,他那里的小红蛇,可比你那条漂亮多了。”
  鹟莺气极,她捂着胸口,竟是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鹟莺一口老血喷出,竟是被气得吐血了。
  这个时候,她恨不得一口吃了百里良骝。
  你们狗男女,竟然把我珍贵无比的小红给吃了,还比作宠物,简直是该死十万次。
  见到这一幕,淼蔺君和东方彩红对百里良骝简直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奇葩。
  他们不得不佩服百里良骝。
  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们活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高手。
  可是还没动手,就把对方气得吐血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颇有诸葛亮骂死王朗的风范。
  不得不说,百里良骝这嘴上功夫,着实了得。
  “啊!”
  鹟莺愤怒地怒吼一声,再也按捺不住,双手往前一指。
  吼道:“小子,我一定要把你炖了吃掉。”
  百里良骝戏谑一笑:“只怕你没那个本事。”
  面对老毒婆鹟莺不知轻重的大言不惭,百里良骝戏谑一笑。
  “嗬嗬,听得我好怕怕!你差点儿没吓得我掉一根头发。
  “不过,这样的话我每天都听到几次,我依然活得好好的。
  “你也一样,说了也白说,只怕你没那个本事。”
  不过,老毒婆似乎与众不同,她没再口舌之争。
  估计是觉得口头上整不过百里良骝,干脆上真货。
  只见鹟莺双手抬起之时,丛林之中响起簌簌的声音。
  大量毒物从繁密的树叶下钻出,朝着百里良骝、东方彩红、淼蔺君爬行而来。
  当然拾花鲜生也在老毒婆的攻击范围之内,只是因为看他是小孩,没有给他什么重视。
  眼前的毒物,虽然没有前段时间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见到的毒蛇多,但数量也相当庞大。
  而且种类更多,关键是不知道没有看到的还有多少。
  这时,百里良骝明白淼蔺君为何会到树顶来战斗,此人不仅战力强,脑子也灵活。
  因为在树顶,毒物只会隐藏在脚下树丛之中。
  而在地面,草丛、灌木、树木……
  周围无处不是可以隐藏毒物的地方,劣势将会更加明显。
  他这战术和百里良骝逃脱毒蛇围困所用的战术一样。
  “二位小心,这些毒物的毒性巨大,千万别被咬了。”
  眼看毒物攻来,淼蔺君对百里良骝和东方彩红叮嘱道,还特意提醒了一下拾花鲜生。
  “那位小朋友虽然我佩服你的勇气,这毒蛇太厉害,你还是躲远点才好。”
  东方彩红点了点头,一剑挥出。
  剑影濯濯,犹如飘荡的柳枝,但却又快了无数倍。
  刷刷刷……
  周围靠近的十几只毒物,被东方彩红尽数斩杀。
  “好剑法!”
  淼蔺君叫了声好,更是对东方彩红刮目相看。
  如此实力,绝对出自古武界中最强大的四个势力之一。
  他也不示弱,一剑挥出,汹涌的力量从剑身上发出。
  前方树丛荡漾开去,树叶竟是簌簌的掉落。
  紧接着,空气震荡了下,剑身传来剧烈的真气波动,喷薄欲出。
  剑刃过处,真气肆虐,毒物竟被绞杀成了碎片。
  此等剑法,显然是妙用了真气,令百里良骝大开眼界。
  “蔺兄好手段。”
  百里良骝赞了一句,心知接下来该自己出手了。
  毒物斩杀不尽,这场战斗想要结束,目标不是毒物,而是鹟莺。
  擒贼,先擒王!
  只要杀了鹟莺,毒物失去控制,便会自行散去。
  就算不散去,毒物没有了组织,也能各个击破,轻易杀死。
  所以,百里良骝的目标,是鹟莺。
  虽然鹟莺的毒物遍布林中各处,对和鹟莺接近的道路造成阻碍。
  但百里良骝拥有匿踪玄步此等神妙身法,却没有什么困难。
  鹟莺控制毒物的速度,绝对比不上百里良骝的速度。
  “东方彩红,蔺兄,你们小心,我去杀了那老毒妇。”
  百里良骝叮嘱一句,使出匿踪玄步。
  他声音刚落,人却是消失不见。
  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树丛则是仿佛被龙卷风刮过,树叶尽数落下,树枝折断。
  这是他移动产生的劲风,所造成的。
  “好快的身法!”
  淼蔺君的表现,和东方彩红第一次见到百里良骝使用匿踪玄步一样,感到十分的惊讶。
  与此同时,一脸冷笑的鹟莺,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下来。
  她目光四处望去,脸上露出警惕慌张之色。
  这种失去目标的感觉,让她心里没底。
  可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百里良骝消失的刹那,他便已经出现在鹟莺的左侧。
  鹟莺左眼不能视物,她看不见左边有人。
  但她感应到左面传来的杀机,以及席卷而过的一阵劲风。
  “好快!”
  她惊呼一声,右手一动,连忙控制毒物,朝着左面包围而去。
  要说和鹟莺战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她的身旁。
  因为她本身是炼真,她非常害怕对手靠近。
  所以她最强的毒物,全部都放在身边,以防万一。
  “受死。”
  百里良骝冷喝一声,手中追风剑刷的斩杀而下。
  阳光下,剑刃折射一抹寒光,落向鹟莺的脑袋。
  鹟莺的反应已经很快,可她区区炼真,又哪里快得过百里良骝。
  她刚刚发出命令,那些攻向百里良骝的毒物还未来得及露头。
  追风剑已经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见到这一幕,东方彩红和淼蔺君都是面露惊讶之色。
  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鹟莺就这样被杀了?
  他们心里都是打起了问号。
  闻名南洋的老毒妇,如此轻易被杀,未免也太容易了点。
  此时,剑刃碰到了鹟莺的脑袋。
  奇异的一幕发生,脑袋被切开的情景没有出现。
  相反,铛的一声,百里良骝的追风剑,竟是被反震了回去。
  百里良骝早料到鹟莺不是那么容易杀死,所以他并没有感到意外。
  不过脑袋竟然抵挡住了剑刃,这却是有些出乎意料。
  而且剑柄传来的力量,震得百里良骝手掌微微发麻。
  脑袋再硬,也不至于此吧。
  他收剑后撤,瞬息远离七八米,目光看向鹟莺的头顶。
  只见鹟莺的白头发里,有一只巴掌大小的蜘蛛。
  这只蜘蛛通体黑色,泛着金属光泽,像是机器蜘蛛,很是古怪。
  刚才那一剑,正是被这蜘蛛挡住。
  此刻蜘蛛已经裂成了两半,流出红色的血液和绿色的黏稠物。
  表明这是一只真正的蜘蛛。
  那些绿色的粘稠液体,沿着鹟莺的脑袋流下,发出兹兹兹的声音。
  她的头发、皮肤仿佛泼了硫酸,立刻就腐化,露出了森森白骨。
  蜘蛛的毒性,可见一斑。
  这蜘蛛竟然能挡住抱元中期一剑。
  虽然裂成了两半,但其身体之坚硬,也达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
  “啊!”
  鹟莺疼得惊呼失声,手里不知从何处抓了一把白色粉末,抹在了头顶,腐蚀这才停下来。
  她咧了咧嘴,显然是疼痛还没有减轻。
  与此同时,另一只蜘蛛无声无息绕过百里良骝正面,从后面直扑他的后脑。
  原来这种蜘蛛本是一对,一只负责守,一只负责攻,两只蜘蛛意志相同。
  守的那只死了,攻的那只怒火填膺,决死一扑,要给死的那只报仇。
  而百里良骝这个时候,注意力还在刚才那一剑的效果上,他干事就是全神贯注。
  眼看那只攻击的蜘蛛就要得逞,一道紫色的剑芒电闪而至,正好击中那只蜘蛛的中心位置。
  啪的一声轻爆生,那只负责攻击的蜘蛛粉身碎骨。
  原来关键时刻,一直跟着百里良骝形影不离的拾花鲜生出手了,解除了师父的危机。
  这事本来有侥幸和巧合的成分,拾花鲜生的实力还不足以正面对抗那只蜘蛛。
  但是那只蜘蛛也是气昏了头,顾头不顾腚,只顾攻击,不顾防御,而且没把一个小孩放在心上。
  虽然拾花鲜生境界还不行,但是他那柄紫云剑厉害,硬生生提高了他的实战境界。
  不过,归根到底,还是百里良骝的运气使然。
  运气不但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关键的一部分。
  而他的对手,就倒了大霉,运去黄金失色,一点不假。
  那毒婆按部就班,继续驱使毒物防护自己,围攻百里良骝。
  紧接着,只见大量毒物,从她脚下的树丛中爬了出来,顺着她的双腿,迅速爬向她身体各处。
  顷刻间,她整个身体都被毒虫覆盖。
  毒蛇、蛤蟆、蜈蚣、蜥蜴、蝎子……
  各种毒物紧贴在她的身上,只露出了她只有眼白的左眼,模样看起来十分恐怖。
  如此形态,把百里良骝和远处的东方彩红和淼蔺君都吓了一跳,只有拾花鲜生不动声色。
  他只瞩目自己的师父百里良骝。
  对百里良骝来说,两只最厉害的蜘蛛都被诛灭,其它的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竟然还跟我玩变身。”
  百里良骝冷哼一声,匿踪玄步使出,身影一闪,出现在鹟莺的身前,一剑刺向了鹟莺的左眼。
  既然你浑身都是毒虫,无处下手,那就伤你要害。
  鹟莺没有闪避,因为她根本来不及闪避。
  她的速度,差了百里良骝太多。
  下一刻,眼看追风剑就要刺在鹟莺的左眼上。
  异变突生。
  眼看百里良骝手中追风剑,就要刺中鹟莺左眼的时候,老毒婆又变花样。
  突然,鹟莺左眼没有瞳孔的眼白,在眼眶中滑动,像是一个球体转了一圈,掉转了方向。
  当原本朝向里面的眼白露出来的时候,在眼白的正中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嘴巴。
  嘴巴只有小拇指大小,张开来,是两排密密麻麻的牙齿。
  刹那间,追风剑刺中了眼球。
  不,应该是刺中长了牙齿的眼球。
  那“眼球”往外凸出了下,两排密集的牙齿紧闭,竟是主动撞击在百里良骝的追风剑上。
  铛一声。
  追风剑没有刺穿“眼球”,“眼球”也没能把追风剑震退。
  双方,似乎势均力敌。
  不过,见到如此奇怪的一幕,百里良骝主动收剑,往后退开,打量着鹟莺。
  “哼哼,你的速度不是很快吗?来呀,刺我眼睛呀。”
  鹟莺整个人被毒物覆盖,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听得出来,她此刻是相当的得意。
  就在她说话之时,她左眼“眼球”涌动了下,突出眼眶,从眼眶之中钻了出来。
  这不是眼球,而是一只身体是球形的奇怪生物。
  惨白色的球体,上面布满血丝,下方长了八只脚,前面则是一张布满密集牙齿的嘴巴。
  除此之外,这只怪物没有其他器官。
  怪虫爬出鹟莺眼眶之后,其它毒物爬到眼眶处,将鹟莺彻底地覆盖了起来,不留一道缝隙。
  见此,百里良骝、东方彩红和淼蔺君都是大感意外。
  他们也明白过来,原来鹟莺的左眼,并不是眼球,而是一只奇异的毒物。
  把毒物养在眼眶之中,假扮成眼睛,也真是够恶心的。
  鹟莺的声音,从毒物组成的人形之中传来。
  “你们是不是傻眼了,哈哈哈……这是我最珍贵的毒物,我给它取名为眼球。”
  百里良骝瘪嘴道:“这种恶心玩意,你是怎么养出来的?”
  “恶心?哼,眼球一点也不恶心。”
  鹟莺冷哼一声,此刻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百里良骝会进攻,不急不缓地炫耀道:
  “眼球是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把五种剧毒之物混杂,才得到了一只。
  “它身体坚硬,速度迅捷,剧毒无比。
  “曾经我杀了一名南洋的抱元后期,就是靠的它。
  “眼球是我的秘密,今天你们见到了我的秘密,你们都得死。”
  百里良骝耸了耸肩:“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好几次,可我们还没死。”
  “混账,我第一个就要杀你。”
  鹟莺怒吼道,抬起挂满毒物的右手,指向百里良骝。
  顿时,那只外形恶心到极点的怪物“眼球”,竟是从背后长出了一对小小的肉翅。
  然后,它扑动着翅膀,朝着百里良骝飞了过来。
  “这恶心玩意还能飞。”
  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要对付会飞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
  紧接着,他才发现,怪物眼球的强大,不止是能飞那么简单。
  当怪物眼球飞起之后,化作一道残影,朝着他冲了过来。
  如此速度,不逊色于他。
  “这怪物,速度怎会这么快?”
  百里良骝暗骂一句,使出匿踪玄步,嗖的移动,躲避怪物眼球。
  既然怪物眼球是鹟莺压箱底的毒物,那么怪物眼球的毒性肯定非常强大。
  百里良骝可不敢让自己被它咬上一下。
  躲避的同时,他手中追风剑,斩向怪物眼球。
  可是怪物眼球的体积太小,而且能够飞行,速度极快,追风剑却是无法击中。
  “这玩意还真它么不好对付。”
  百里良骝暗骂一句,不断闪避,和怪物眼球纠缠了起来。
  鹟莺听到百里良骝的话,得意道:“小子,你吃了我的血鳞蟒,那你就成为眼球的食物吧。”
  说完,她看向东方彩红和淼蔺君二人,冷笑道:“等那小子死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两个。”
  东方彩红和淼蔺君此刻是心惊肉跳,眼前的一幕幕,屡次出乎他们的意料。
  而此刻百里良骝和怪物眼球陷入僵持之中,局面对他们非常不利。
  东方彩红看向身影四处闪烁的百里良骝,担忧道:“真没想到,老毒妇竟然拥有这种怪物。
  “不知百里良骝能不能应付。”
  淼蔺君挥剑斩杀身旁毒物,凝声对东方彩红道:“那怪物眼球不好对付。
  “一个不慎,我们很可能都丧命于此。我掩护你,你先离开。”
  “让我独自偷生,我可做不到。”
  东方彩红摇了摇头,拒绝了淼蔺君的好意。
  淼蔺君面露着急之色,皱眉道:“唉,你们本是好意相助。
  “谁知刚才救了我的性命,现在却可能把你们的性命都搭进去。”
  东方彩红道:“倒是那个小孩,百里良骝特别在意,我们要去保护他,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淼蔺君问道:“那小孩是百里良骝的儿子吗?”
  东方彩红道:“不是,是他的徒弟,不过是唯一的徒弟,比他儿子话亲。”
  看到两个人说话,那老毒婆轻蔑地一笑,似乎有闲心从百里良骝那里转移针对别人了。
  “你们两个,在商量怎么逃跑吗?”
  鹟莺冷笑一声,朝着东方彩红和淼蔺君这边走了过来。
  她身上挂满了毒物,光是从那些毒物的形态来看,就比其他毒物更强。
  显然,今天她是把压箱底的手段,全都使了出来。
  “她身上的毒物,不好对付。”
  淼蔺君低声对东方彩红道:“你还是快走吧,别犹豫了。”
  “不行,必须先救那个小孩。”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接触,现在拾花鲜生已经不是原来的关系,只叫百里良骝为师父。
  他还是东方彩红的小姨。
  这小姨可是非同小可,是师母一方的亲人,可以进级为师母的。
  还有,东方彩红长这么大,这是无一无二管她叫小姨的孩子。
  所以,东方彩红态度坚决道。
  二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凝重,他们从没料到,鹟莺区区一名炼真罢了,却通过使用毒虫的手段,压制了三名抱元境,让四个人陷入危机。
  看来这世间奇事之多,能够提升战力的方法,果然不止修炼一道。
  “卧槽,我打不过啦,这虫子太猛了。”
  突然,远处传来百里良骝叫骂的声音。
  鹟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她面部的毒物散去,露出面部。
  只见她脸上露出扬眉吐气的表情,阴森地笑容浮在脸上,看着实在令人心悸。
  张嘴对百里良骝道:“小子,你刚才敢伤我,这就是你的下场。”
  百里良骝语气焦急,继续喊道:“老毒妇,你这虫子太厉害了,只怕这世上就没人打得过。”
  鹟莺眼中满是得色,冷笑道:“那是当然,有此毒虫,我席卷华夏,毫无阻碍。”
  “啊!我被毒虫咬了!”
  百里良骝发出痛苦的叫声。
  听在东方彩红和淼蔺君耳中,两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只有拾花鲜生,心中特别有数,知道师父在那里故伎重演,扮猪吃老虎。
  他现在的眼力,把师父的一举一动都掌握了,根本就没有师父嚷嚷的被毒虫咬。
  不过,他表面上当然要配合师父,制造紧张空气。
  他快步向师父跑过去,大喊大叫:“师父别急,徒儿救你来了!”
  可是,鹟莺哪里肯让一个小孩破坏的她的大计,立刻驱使一些毒虫拦截那小孩。
  把拾花鲜生忙得手慢脚乱,紫云剑一时紫气乱飞,杀伤了不少毒虫,却不能突破它们的拦截。
  鹟莺则是大笑连连:“哈哈哈哈哈,被眼球咬中,毒素会在三十秒之内侵入你的神经。
  “你立刻就会死去!你马上就要彻底完蛋了!”
  “啊!我要死了。”
  百里良骝痛苦大喊道:“老毒妇,在我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除掉这眼珠子?”
  听到百里良骝询问如何才能除掉怪物眼球,鹟莺冷哼一声,瞥了眼东方彩红和淼蔺君。
  朝百里良骝喊道:“小子,临死之前,你想套我的话,想得倒美!
  “你想得知对付眼球的方法,给那两个人留下一线生机吗?”
  “对,是又怎样,你有本事就说出来,反正我很快就会死,别让我当糊涂鬼。”
  随后,百里良骝大骂道:“你说话能不能快点,老子的听力已经开始下降,毒素进入大脑了。”
  鹟莺眯缝了下独眼,见百里良骝的速度减慢,她对百里良骝中毒的事情,深信不疑。
  “哼,那两人速度太慢,根本逃不过眼球的追杀。
  “就算他们知道了如何解决眼球,他们也做不到。”
  鹟莺脸上露出傲然之色,得意道:“既然你要死了,那我就告诉你答案。
  “要想解决眼球,杀了我就行。
  “眼球已经被我炼成了本命毒虫,只要我死了,它就会失控。
  “如果之后不寄生在新的人体,眼球就会死亡。”
  听到这话,东方彩红目光一亮,举剑就朝鹟莺冲了上去。
  对淼蔺君喊道:“原来杀了她就行,我们上,帮百里良骝解围。”
  淼蔺君也不迟疑,在东方彩红说话之际,他已是朝鹟莺攻上去。
  “哼,愚蠢!”
  鹟莺冷哼一声,独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一个念头发出,然后毒物朝她脸上爬去,她的面部再次被毒物完全覆盖了起来。
  “想要送死,那就来吧。”
  鹟莺冷喝一声,便欲朝东方彩红和淼蔺君冲上去。
  突然,她背后响起一道声音。
  “原来,只要杀了你,那恶心玩意就没用了。”
  是百里良骝的声音。
  不过,鹟莺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嘶嘶……”
  怪物眼球发出奇怪的嘶鸣声,它见百里良骝出现在在鹟莺的身后,猛地就朝百里良骝冲了过来。
  鹟莺不理会身后的百里良骝,她依旧朝着东方彩红和淼蔺君冲去。
  冷笑道:“哈哈哈,你想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我全身覆盖毒物,你那把剑,根本攻不破我的防御。
  “最后,你会死在眼球的嘴下。”
  “那把剑,的确杀不了你。
  “不过,谁说我要用那把剑?
  “我身上,还有另一把剑。”
  百里良骝戏谑一笑,左手抽出了黑光断剑,朝着鹟莺劈了过去。
  黑光断剑一出,强大的威压,顿时令毒物震颤惊惧。
  就连那只冲向百里良骝身后的怪物眼球,动作也稍稍放缓了下。
  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迟疑是否要继续进攻。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能量波动,鹟莺面色剧变。
  “怎么回事?”
  她惊呼失声,不知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恐怖的能量,让她整个人神经绷紧,血脉收缩,感到了难以抵抗的危机。
  她不敢再放任百里良骝,连忙转身抵御,同时控制怪物眼球攻击百里良骝。
  “嘶!”
  原本迟疑的怪物眼球,在得到鹟莺的命令之后,不再犹豫。
  张开两排密集的牙齿,不断开合。
  牙齿咬合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朝着百里良骝的后背咬去。
  于此同时,百里良骝挥出了黑光断剑。
  一道黑色剑气从剑刃释放出来,挟裹着滔天的气势,直奔鹟莺而去。
  剑气狂暴,还未冲击到鹟莺的身体,却已是吓得覆盖鹟莺身体上的毒物惊恐嘶鸣。
  纷纷朝鹟莺脚下爬去,想要逃离。
  鹟莺的面孔露了出来,她惊慌失措:“不,你们这些毒物,保护我啊!”
  刷刷刷。
  毒物返回,迅速将鹟莺覆盖,并且不再挣扎,静默不动。
  显然,这些毒物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连危险都无法感知到,完全受到鹟莺的控制。
  可是,这些毒物,又岂能抵挡强大的黑光剑气。
  黑光剑气侵袭而过,还未等鹟莺反应过来,效果就出来了。
  轰。
  天空中爆出一团血雨,鹟莺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一声,就一切都结束了。
  她以及覆盖在她身体的毒物,全部被剑气绞杀成了渣滓。
  血水和渣滓落下,将鹟莺脚下的树木染成了红黑之色。
  毒物体内的毒液侵染出来,树木立刻开始腐蚀变色。
  它们迅速倒塌,下面的一片土地,立刻变成了腐化般的黑青之色。
  “嘶嘶……”
  于此同时,鹟莺一死,她的本命毒物,那只怪物眼球也就失去控制,在空中胡乱蹿动。
  怪物眼球乱窜一番,然后嗖的一下,朝着天边飞去,迅速消失不见。
  百里良骝没有追上去。
  那怪物虽然凶恶,但鹟莺一死,怪物眼球血脉相连,用不了多久,也会死去。
  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怪物眼球会作恶。
  “这……太强了!”
  淼蔺君见到百里良骝使用黑光断剑,他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强大的威势,无可匹敌。
  那把剑,让淼蔺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快,斩杀毒物!”
  东方彩红倒是见识过黑光断剑,并没有太过惊讶。
  连忙提醒了淼蔺君一声,然后朝着周围的毒物进攻。
  大量的毒物失去鹟莺的控制,开始四散逃窜,犹如溃败的逃兵。
  这些毒物全是最剧毒的生物,虽然数量没有那些蛇多,但如果让它们逃走,造成的危害却更大。
  百里良骝等三人分别朝不同的方向,斩杀逃走的毒物,拾花鲜生只是在后面捡漏。
  他还没有长大,只是个孩子,所以其它三个大人都不把他当成主要劳力让他干活。
  半个小时后,四人回到原地聚集。
  毒物大部分被他们斩杀,只有少部分逃走,倒不会有太大的危害了。
  百里良骝看了眼变成渣滓的鹟莺,心思一动。
  暗道:“真是可惜了,说不定她身上有好东西。
  “现在全毁了,却是什么都没留下,以后黑光断剑,还是要少用为妙。”
  淼蔺君朝百里良骝走过来,脸上露出敬服之色。
  道:“兄弟厉害,刚才如果不是你,只怕我们就要遭了那老毒婆的道。
  “尤其是那只怪物眼球,着实厉害,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东方彩红赶过来,收起佩剑,沉声道:“还好将鹟莺斩杀。
  “否则她带着这么多毒物,不知会祸害多少华夏人。”
  “华夏高人无数,她只能偷偷摸摸,如果真敢露头,她早晚也会被诛杀。”
  百里良骝说着,收起追风剑。
  就在他要收起黑光断剑的时候,淼蔺君开口道:“且慢。”
  “蔺兄有事?”
  百里良骝问道。
  淼蔺君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干笑了下,道:“兄弟,不知你可否把那把断剑给我看看?”
  和淼蔺君并肩作战之后,百里良骝已经认同了此人。
  所以此刻见淼蔺君要看黑光断剑,他并没有拒绝,直接就把剑递了过去。
  笑道:“蔺兄,随便看,随便摸,不要钱。”
  淼蔺君愣了下,接过黑光断剑,微笑道:“兄弟可真是会开玩笑。”
  说完,淼蔺君低头观察着黑光断剑。
  看了一会,他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喃喃道:“怪不得这么厉害,这竟然是一件法器。”
  “法器!”
  东方彩红目光一亮,眼睛看向百里良骝。
  她早就猜测黑光断剑是法器,但她并没有确认。
  此刻听到淼蔺君的话,她感到有些意外。
  按百里良骝所说,他并非古武界的人,可他身上竟然有一件法器。
  法器稀有,即使古武界也仅仅只有那么几件,各个势力都想拥有。
  如今百里良骝手中有件威力强大的的法器,如果消息传出去,必然引来他人争夺。
  毕竟,法器的吸引力,对古武者来说太大了。
  有了法器,战斗力可说提升了几个层次。
  甚至这一瞬间,东方彩红担心淼蔺君动了心思。
  她看向淼蔺君,这才发现,自己是多虑了。
  淼蔺君目光正气,没有丝毫贪恋之色。
  他把黑光断剑还给百里良骝,正色道:“如此贵重之物,兄弟轻易便交给我。
  “看来兄弟是十分信任我淼蔺君。
  “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如此重宝,兄弟还是不要轻易示人。
  “否则必然惹来祸端。”
  “多谢蔺兄提醒。”
  百里良骝把黑光断剑收起来,拱手称谢。
  淼蔺君道:“对了,两位刚才出手相助,却还未来得急请教二位大名。
  “不知兄弟高姓大名?”
  百里良骝道:“我叫百里良骝。”
  “原来是百里兄弟,刚才多谢相助。”
  淼蔺君脸上露出微笑,转头看向东方彩红,道:“这位女侠呢?”
  东方彩红道:“东方彩红。”
  听到这个名字,淼蔺君目光一亮,惊喜道:“久仰大名,原来是昆仑派的东方姑娘。
  “难怪如此有侠气,果真是名不虚传。”
  东方彩红谦逊道:“蔺兄过誉了,蔺兄惩恶锄奸,才称得上是侠士。”
  淼蔺君脸上露出正气的表情,沉声道:“世间恶徒太多,除之不尽,奈何我实力不足。
  “如果刚才不是二位相助,我差点被鹟莺杀死,被奸所锄,成为极大的讽刺。
  “区区在下,又哪里称得上是侠士。”
  看着淼蔺君一本正经的样子,百里良骝笑道:“你可是抱元中期。
  “你都实力不足了,别人还怎么活。”
  淼蔺君道:“想必百里兄弟不是古武界的人,需知这天地中,比我们强大的人还有很多。
  “我们需奋力修炼,至少达到先天境,才可称为高手。”
  听淼蔺君说起先天境,百里良骝借机问道:“话说这整个古武界,到底有多少先天境的高手?”
  淼蔺君想了想,道:“大约几十个吧。”
  “这么多。”
  百里良骝有些意外。
  东方彩红解释道:“古武界的人不问世俗之事,所以隐而不出,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甚至有些古武者,常年闭关,即使我们古武界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过。
  “所以先天高手,或许不止几十个,上百都有可能。”
  百里良骝撇了撇嘴:“还好古武者不问世俗事,否则这么多先天高手,世界岂不是大乱了。”
  淼蔺君笑道:“古武界有严格的规定,是不会扰乱世俗安定的。”
  东方彩红皱了下眉头:“话是如此说,不过最近这些年,赵家多有接触世俗之事。
  “上次还搞出圣府,想取代华夏阴把,插手国家事务。”
  淼蔺君道:“他们的阴谋不会得逞,据说阴把总把主师不成已经露面。
  “有师不成镇场子,赵家不敢乱来。
  “而且,事情败露,他们可是损失了不少利益。“
  顶点
'
相关都市热门小说的链接
 极品小姨  极品5之遮天骄阳  透视风流  平步青云直上  九狼平天下
 我和美女主任  都市之纨绔少年  都市基因王  武器专家  重生之异能千金
 都市猎艳  美丽的妈妈  极品家教(熊猫)  公交车上  风在韩娱
 办公室情殇:错爱的伤与痛(全本)  大首长的小新娘:错嫁豪门(全本)  教书生涯  乡村神医生  重生之1981
 冷酷公主玩转贵族校园  官场红尘  爱在转角:凤凰花开  夜色KTV  官徒
 修医  神藏  升官有道.  深圳欲事  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