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谷 > 步剑庭无弹窗全文阅读 > 步剑庭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卷九 第六十章 前尘永梦(一)

biqugu.net(笔趣谷无弹窗)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二十年前,锦屏山庄,暮霞如染,枫色如胭。
  那是赵雅最后一次见公子翎与谢安平携手并立,共赏暮霞下随风飞舞的枫红。
  秋枫总是在零落时,才能燃出最瑰美的艳色,正如谢安平久病苍白的面容,泛出的那抹嫣红。
  霞光中的谢安平伸出手掌,想要挽留枫叶的飘零,公子翎握紧谢安平的手,想要挽留她的离逝。
  红叶纷飞下的那一幕,在赵雅记忆中镌刻为永恒,那是她今生所见最唯美最静谧的图景。
  只图景属于那对神仙眷侣,容不得碍眼的污垢。
  所以她不忍亵渎,更不敢上前玷污,所以静静藏在枫林深处,像只见不得光的虫子。
  二十年后,锦屏山庄。春秋几迭,人事已非。
  与公子翎携手看枫的人,沉眠于眼前青冢之下,此时的并肩者,却是换了新人。
  未曾改变的,是赵雅依旧藏在枫林深处,远看着不属于她的图景,只是这次,心态不同了……
  赵雅倚着枫树,冷眼看着青冢前的谢灵烟,眼中三分戏谑,三分讥嘲。
  离得太远,她听不清谢灵烟与公子翎之间说了什么,但却猜得到。
  这小姑娘,此时该被告知她和墓中人之间的关系了吧。
  算起来,她应叫公子翎一声姑父呢,赵雅恶意的想着。
  从谢灵烟第一次迈入山庄时,她就看出了这小姑娘暗藏的情感,就如同谢安平当年看透了她一样。
  但她却不阻挡,亦不揭破,因为她早已预见今天的结果。
  或者说,她早已期待今天的结果。
  相连的血脉,造就相似的面孔,赵雅一直好奇,得到了她所想要的一切的谢安平,若是遇上爱不能爱、求不可得的境况,会露出什么神情?
  痛苦?哀羞?无奈?还是绝望?
  这个答案,或许从谢灵烟那张相似的面孔上,可窥得几分。
  可最后,真见到谢灵烟身形轻颤,跪在无字坟碑前,行子侄祭拜礼时,她却没像原本期待的那般笑出声来。
  反而生出同病相怜的哀戚,让她不忍去细睹谢灵烟面上神情。
  都是爱不能爱的败者,有什么好争的?到头来,活着的还是胜不过死去的。
  赵雅甚至突然觉得,若谢灵烟真能把公子翎留下,那反倒也好,至少,公子不用再为了一个早已死去之人,去参与天书之争,去挑战三教六道、人妖两族数不尽的强敌。
  赵雅想着,怔怔出了神。直到熟悉的声音将她唤回。
  “出来吧,天都要黑了。”公子翎仍在坟前伫立,声音却如耳语一般传入,看来是早已注意到她的存在。
  深知公子翎之能,赵雅见怪不怪,她整理仪容后走出树林,不见谢灵烟的身影,便恢复往日口吻,有些报复般得问道:“你那妻侄女呢?”
  公子翎淡淡道:“她派中忽有要事,先行离开了。”
  心知谢灵烟定是神伤意乱才借口离去,赵雅仍故意道:“呵,是何天大要事,枉她在山庄呆了这么久,竟招呼都不打,就不告而别。”
  公子翎道:“锦屏山庄本就来去自由,该走的,何必强留?”
  赵雅眸光一转,直视公子翎。图穷匕见,“公子呢,打算何时不告而别?”
  公子翎亦看向赵雅,反问道:“你呢,打算强留本公子?”
  四目对视,恍若时间静止,赵雅想从公子翎双目中找寻出哪怕一丝的犹豫,可最终,仍是她败下阵来。
  赵雅垂下头,避开公子目光自嘲道,“强留?我配吗?孔雀的双翼,只追寻逝去的身影,其余皆不足贵,亦不值得公子停留。”
  公子翎低声宽慰道:“我知你心中有气,但本公子答允你,天书之争,是本公子最后一次尝试,此后不论结果如何,都再不去寻那起死回生之法。本公子的承诺,你不相信么?”
  “不信。”赵雅凄楚一笑,轻轻摇头道:“公子一诺千金,可唯独在这方面上,我不半点不信。我太了解公子,她是你的弱点,你的死穴,一次又一次,你为了她飞向不可能行得通的路,就像灯罩外的飞蛾,将自己伤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每但只要稍见微光亮起,又会周而复始,直至撞破那层灯罩,直至扑向灼灼燃烧的烛火……”
  赵雅再抬起头,目光中不见往日沉冷,忧虑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天书之争可不止是烛火,而是焚世之炎,三教六道,人妖两族,都被天书牵动,眼下各方势力汇于乐山,大战一触即发,公子只身入局,无异于引火烧身,纵然公子有通天彻地之能,也……”
  公子翎纵声一笑,挥袖打断她的忧虑言语,“哈,三教六道和那老龙既已铺设足了排场,本公子何惧于赏面出席?不经火焚,不辨赤金,少了这火中一行,倒显得本公子的天书得来的轻易!”
  “但我怕,我怕公子失信,却也怕公子一诺成真,怕这真成了公子你最后的尝试……”因为不堪回首的过往,赵雅曾像结茧一般,一层一层将自己的真心封存,可此刻她却愿意将那无形的茧子撕出一道缝隙,流露真情。
  “公子,别去好吗,你不能只活在过去中,眼前也有值得你珍惜的事物,为了我……们,为了锦屏山庄,不要去!”
  一阵秋风骤紧,吹得枫叶纷落,宛若下了一场红雨,正似当年。
  落叶飞舞在赵雅和公子翎之间,让赵雅看不清公子翎的神情,静默良久,才听公子翎怅然叹道:
  “活在过去中,谁又不是呢……”
  说者或无心,听者却有意,赵雅瞳孔一缩,面上急切与哀求的神情僵住,过往又如噩梦般袭涌而来。
  此时,却见一只手拨开枫叶又拍向她的肩头,是公子翎欲再安慰她,但赵雅却本能得尖叫一声,向后退去,拉开与公子翎的距离。
  “抱歉,一时竟忘了你是好洁成癖,是本公子唐突了。可你连触碰本公子都不敢,是要怎么挽留呢?”
  公子翎将手收回,“本没打算告知你们,省却你们依依惜别,但你问起,也不需隐瞒,明晚本公子便已离开,山庄之后,便劳你照料了。”
  说罢,公子翎转身离去。
  他走得很慢,赵雅只要向前伸手,便可将拉住公子翎,将他留下。
  可她的手却似有千钧之重,始终无法伸出。
  直至渐行渐远,直至遥不可及……
  -=-
  洁白如玉的手掌摊开在眼前,晶莹的水珠从凤仙花汁浸染的指甲上滚落,沿着五根纤美修长的手指,在腕部汇聚成一股,落入热气蒸腾的浴桶中。
  赵雅这样怔怔看着她的手,完美无瑕,纯净白皙得像刚出水的芙蓉,可赵雅仍觉得脏。
  不止手掌,她这身皮囊上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甚至每一滴血液她都觉得脏。
  所以她每天都会洗三次澡,其他妖都说她好洁成癖,可她觉得,就算把皮肉都掏出来浸水里,洗十次百次,千次万次,也洗不净这一身污秽。
  这污秽的手掌,是不配挽留公子的……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赵雅又想起了谢安平,有着柔弱外貌的谢安平,是赵雅见过的最勇敢的女人。
  她敢深入南疆,挑战自己不敢正视的谷玄牝。
  敢为了自己这种被卖入万尸坑的外族妖女,怒揭凌霄剑宗暗疮。
  敢自废一身不俗修为,背门出教,独身嫁入锦屏山庄。
  敢与公子翎轻声告别,笑着面对死亡……
  “你一定能毫无顾忌的伸出手,将公子留下吧。”
  赵雅手抚着白皙的脖颈,像是问询,又像是自答。
  脖颈之下,藏着她另一个秘密,那是谷玄牝留给她的寄身蛊,是屈辱、奴役、毫无自我的象征。
  所以,自从脱离谷玄牝魔掌之后,她便尝尽一切手段,终于将寄身蛊内谷玄牝的神识拔除。
  但她却鬼使神差的,仍将蛊虫养在身上。少了神识填充,蛊虫总是躁动不安,赵雅觉得那蛊虫就和她一样,空空落落的,一直渴求着有什么东西能将空洞的躯壳填满。
  直到谢安平病逝之前,她和蛊虫的胃口才同时被满足。
  想要成为她最憧憬最羡慕的人,或是拉那个人和她一样堕入深渊。不知哪个动机多一点。总之,谢安平身死之前,赵雅用寄身蛊侵入了谢安平神识,取走了谢安平与公子翎相处的全部记忆。
  自那以后,她每晚睡觉,都会进入谢安平的记忆,在梦中,她才成为她最想成为的那个人,做她最想做的事……
  这一次也是一样,无可奈何的无力感,让赵雅身心俱疲,不知不觉间,赵雅闭上了眼,又开始做起了那个梦。
  梦中的她是谢安平,淡雅如仙的谢安平,干干净净的谢安平。
  赵雅没资格做的事,谢安平有,于是,她伸出手,抓住了将要离去的公子翎。
  公子翎转身回头,看到她时先是震惊,随后是狂喜,他像孩子一样激动得大喊大叫,手舞足蹈,随后紧紧抱着她,嘴唇抵在她的耳边,呢喃低语。
  公子翎的抱得很紧,好像一撒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那温暖有力的臂膀抱得她呼吸急促,喘不过气起来。
  让她听不清公子在她耳边说什么情话,但也不用听清,因为公子翎炽热吐息正吹在她耳畔,已足让她头脑发热,头晕目眩,像喝了上好女儿红般幸福的迷醉……
  终于,公子翎火热的吐息越来越近,贴上了她的耳垂,就像蚀骨销魂的火苗,烧得她浑体酥软,又羞臊,又兴奋。而那火苗还在轻轻的温柔的移动,从耳垂到脸颊,再到脖颈停留片刻,之后游移向她的嘴唇……
  公子翎的举止越来越恣意,全让忘了此时正在户外,终让她羞臊至极,手握成拳头,反过来捶打公子。
  她的拳头又软又媚,公子翎由着她撒娇,哈哈大笑,挨了几下,便又将她捉到怀里,眼神向卧房处示意。
  她脸颊火热,低垂着头不做声,公子翎大笑一声,搂着她向卧房走去……
  却把赵雅丢在了原地!
  赵雅如被浇了盆冷水,灭去了身上的火热。
  方才她还和谢安平共用一体,你中有我,不分彼此。
  如今却又变成了旁观者的视角,就像公子翎将谢安平从她身体中搂出,却将赵雅留下。
  赵雅大急,她想冲过去,可是一双脚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
  她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眼看着那谢安平倚在公子翎怀里越行越远,终于哭了出来:“公子,公子!我还在这里!我还在这里呀!”
  ——那是她的抗议,更是她的哀求。
  而耳边忽然虫鸣大作,鸣躁不已,将她的哭喊哀求尽数淹没,虫鸣声中,隐约能听到苍老又让她胆寒的声音。
  “小蝶奴,你家公子不要你喽,还是南疆乖乖跟着老祖吧,呵呵呵呵!”
  赵雅大骇,茫然环视周遭,搜寻着声音的来源,口中自欺欺人的大喊,“不可能,你死了你死了,你早就不在了!”
  “老祖不在,还有我呢!”此时又一声音从背后传来,同时一双手粗暴的环上她的腰肢。
  赵雅转身回头,一双眼却惊恐得几欲裂眶而出,在她背后的是铁山!
  “你……你!”赵雅如堕冰窟,整个人都傻了,惊得说不出话来。
  铁山笑道:“你们这些新来的小蛊奴,正好教你些规矩,老祖不在时,便是我最大,你得学着好好服侍我。”
  口中说着便上前来撕她的衣服,赵雅想要杀他,可是身上却软绵绵地没有力气,气海中更是空荡荡的,提不起半分妖元。
  “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赵雅抵挡几下,一下子哭了出来。“铁爷,你饶了我吧,我不是把韩赋给你了?你去找韩赋,不够得话我再给你找其他女妖!”
  铁山不说话,却只是淫笑着,笑着笑着,他的五官眉眼又开始了令人骇然的变化。
  一张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孔出现在赵雅的面前:破了她身子的那胖子、被她用身子诱杀的其他虫苗、铁山的跟班的几个狗腿子、把她当蛊神赏赐的礼物享用的南疆宗酋……
  丑陋的、肮脏的、贪婪的、下流的……那些赵雅早就想忘记却忘不掉的面孔,他们淫笑着,流着口水,向赵雅扑了过来……
  “啊!”赵雅猛地惊醒了。
  四下一片漆黑,哪还有谢安平、重公子翎……以及那些魔鬼?
  只余虫声依旧在脑中鸣躁,
  “吱—吱—吱—吱—”不停不休,宛如嘈嘈切切的嘲笑。
  浴桶中的水早已凉透,只她双股间还存着一丝温热。
  这让赵雅更觉自己下贱,她咬着嘴唇,已将嘴唇咬出血来。
  每次都是这样,从美梦开始,却又被聒噪虫鸣声拉回现实。
  梦中多美好,便将现实映衬的多残酷。
  赵雅从无数次想将寄身蛊彻底拔除,停止自欺欺人的编制幻梦。
  但她就像扑入罂粟丛中的蝴蝶,明知汁液有毒,却无法自拔。
  唇已被她咬破,她品尝着血中的腥甜,一腔羞愤却不知该向谁发作,是谢安平、公子翎、还是她自己?
  最终咬牙切齿,归罪于一切的元凶巨恶,“谷玄牝,你最好已经死了,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你!”
  却在此时,忽闻一阵蚊吶之声,宛若讥嘲,又如冷笑。
  赵雅心头莫名一颤,抬眼望向声源,却见梳妆铜镜之上细蚊攒聚,众多虫体赫然排成一句话.
  “蝶奴儿,老祖在后山山顶,来杀老祖啊!”
'
相关仙侠热门小说的链接
 重生洪荒之仙杏传说  洪荒之人族战神  洪荒之太上皇天  封神之小兵传奇  洪荒黄龙
 道教金仙  重生洪荒猎艳风流  大话西游之逆天成圣  洪荒之以武证道  诛仙证道
 洪荒孔雀  洪荒之神药  仙剑奇侠之剑尊  重生之虎啸  穿越之护我华夏
 洪荒之明尊  镇压洪荒  截教逍遥  穿越在洪荒  洪荒之九阳
 万界无敌  鸿蒙玄阴道  造化之门  洪荒医仙传  虚无圣尊
 功德神道  洪荒圣父传  鸿蒙逐道  上古大巫在都市  西游之金翅大鹏雕